11月的最后一個星期四是感恩節。感恩節是美國人合家歡聚的節日,因此美國人提起感恩節總是備感親切。但是在中國,很多人對這個“洋節日”顯然并不適應。


  場景一:那天,我撥通了家里的電話,正好是我媽接的。于是我說:“媽,您辛苦了,謝謝您給了我生命,又把我撫養大,天氣慢慢變泠了,您多注意身體,多多保重,女兒想您……”沒等說完,電話那頭傳來媽的哽咽聲,然后她哇的一聲哭了——半小時后,老爸打我手機,焦急地說:“閨女,你跟你媽說什么了,是不是出事了?她不停地哭,怎么勸都勸不住……”


  場景二:那天下班前,接到女友的電話:“今天是感恩節,我親自下廚,請你吃大餐。”激動啊,幸福啊……不顧老板要求加班的命令,克服堵車、路遠的重重困難,終于準時出現在女友家中——咦!飯桌上擺的是什么呀?女友跑過來,表功似的說:“你看,感恩節不是要吃燒雞嗎,這只我已經涂滿了果醬……”


  場景三:那天,教師宿舍樓來了很多學生,他們帶著鮮花、南瓜向老師表示感謝。王教授家里的人尤其多。王教授高興地接受了學生的禮物,樂得合不攏嘴。然后他說:“好了,現在可以說你們的目的了,都有誰覺得自己及不了格?”


  場景四:那天,小文在公文紙上寫下:“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事和所有的朋友們!”然后出去了,回來后發現紙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字:“自己人,說感謝就見外了!”“你也幫過我,咱倆扯平了!”“有什么表示啊,小文?”“為什么不感謝掃樓道的大媽?”“嘿嘿,沒幫過什么忙,也被感謝,賺了!”“今天好像不是愚人節呀?”“學生氣!太酸!”“我是老板,為什么不感謝我?”……


  場景五:那天,跑了十幾公里去看幾個老鄉,給他們帶了好瓶酒和一些小菜。飯間,鄭重其事地說,這幾年弟兄幾個沒少幫忙,小弟感激不盡,來,敬幾位一杯。哥兒幾個沒喝,而是異口同聲地問:“兄弟,是不是錢又不夠了?”


  場景六:那天,我和同學找了一臺攝像機,打算拍一部名叫《感恩節》的DV短片。校園里,我們碰到一身材高挑的美女。鏡頭對準她,問她有沒有要感謝的人。美女張口就說:“首先,我要感謝中央電視臺給我這個機會。”(我開始冒汗)她繼續說:“感謝全國的觀眾朋友,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支持。”(我大汗)“感謝各位評委,在年底的舞蹈比賽上……”我急忙打斷她,聲明我們不是中央電視臺,也不是北京電視臺、天津電視臺等任何一家電視臺的……結果,我們在美女刀子般銳利的目光中逃離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