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公司,普通的公司,和其它大大小小的許多公司一樣。
  一個財務室,普通的財務室,和公司里其它的財務室一樣。
  財務室可能是現代社會最好的工作環境之一,輕閑,不用象業務室那樣整天往外跑,接觸的是公司來來往往的帳目,數不盡的錢,雖然不是自己的,但看著很多錢從自己的指揮下流通,畢竟有種滿足感。
  這個財務室一共有6個人。
  財務科長,王科長,男,看他的身板就知道他是頭,40多歲,雖然努力的用鱷魚皮帶約束他日漸發福的大肚子,但看來收效甚微,后來他終于放棄了,開始認真修飾自己的頭發,面頰,企圖用其它的閃光點讓周圍的人盡量不注意他過胖的身材,男人不是男模,體形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他對自己的職位有種自豪感,公司里誰有什么新項目,新想法,想付諸實施,都得先找他商量,畢竟他是在一家大公司里管錢的主,說話實在有分量。
  科員老李,男,快60了,實在是老字輩的了,是財務室的一個另類,年齡比王科長都大,不知道怎么著在公司這么多年就沒混個一官半職,人有時候也的確是背運,老李就這么背了幾十年,沒媳婦,沒兒女,至今仍住在公司的員工宿舍,幾乎沒什么愛好,人也很節儉,一年到頭除了一套洗的快退色的西裝要不就是白襯衫,從來沒看過他穿其它的衣服,一個綠色的上面印著“八一”字樣的搪瓷杯總是在手里握著,據說是老李年輕的時候當兵抗洪搶險得的紀念品,這東西結實,用老李的話說比現在的什么玻璃鋼杯塑膠杯都結實,用幾十年也不會壞。除了節儉,沒媳婦(大家認為老李肯定是有點毛病),老李工作倒是非常認真,這點的確是軍人作風,每天早起,繞宿舍跑3圈鍛煉身體,到公司,工作,吃午飯,下午繼續工作,晚上下班,看電視,10點以前肯定睡覺,周而復始,一切和機器一樣精密,從來沒有改變過。
  科員孫蔓紅,女,27歲,已經接近老姑娘的年齡了,未婚,也不知道大齡單身是不是這個財務室的光榮傳統,除了王科長,財務室的其他人不管男女老幼都光棍一條,按理說長相難看,自身條件和工作不好,沒有王子垂青被迫單身也就很正常了,但上述缺點孫蔓紅都不具備,拋開業務水平不說,在財務室工作的肯定都是理財高手,單說孫蔓紅這個人,孫蔓紅不能算漂亮,形容她只能用“艷麗”一詞,一個27歲的女人,已經很懂得裝扮自己,她懂得怎么樣修飾自己的面頰,眉毛,嘴唇能使自己年輕又不輕佻,她懂得什么樣的衣服最能體現自己成熟的身材而不過于暴露,她懂得在什么場合下用什么味道的香水能給周圍的男士留下深刻印象而又不顯庸俗,她什么都懂,一切都做的恰到好處,可她仍舊單身,原因嘛,有很多,但大多數都是閑雜人等口中的謠傳,說是她和王科長是這種那種的關系,所以就這樣那樣,也許有人問:王科長不是結婚了嗎?結婚怎么了?這就是當今社會,你可以氣憤,但你仍得學會習慣。于是說的人吧嗒著嘴,似乎什么可口的東西沒吃到,聽的人就搖頭說:可惜了,挺漂亮的一個女人,可惜了...可惜不可惜,那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路是自己走的,摔倒了也不能怨天尤人。總之,有許多人想,許多人說,許多人不理解,孫蔓紅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人。
  科員于小東,男,25歲,理所當然的未婚,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畢業,讀的是財經專業,和財務勉強對口,而且曾經是學校籃球隊的,一副運動員的身材,基本上屬于那種文武都通,文武又都不怎么樣的現代大學產物,工作上,于小東比較賣力,而且他在公司里還是比較受歡迎的,上至60歲老阿姨,下至18歲少女,有事沒事都和他閑扯兩句,當然了,60歲阿姨的目的是讓他幫著干活,搬材料啦,挪花盆啦,基本上都是體力活,要不運動員的身子骨留著干嗎?18歲少女的目的,暫時不詳。于小東倒是很樂意過這種整天被鮮花老花包圍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話說:年輕,就是本錢————整個一英俊瀟灑頭腦簡單的家伙。公司有明確規定:員工之間禁止戀愛,如果發現,其中一方必須辭職。雖然說規定有些不近人情,但規定就是規定,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找工作不容易,找好工作更不容易,為了飯碗,只能把情啊愛啊或者更隱諱的想法放到一邊,即使有這種想法,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不被領導發現,也多虧有這個規定,讓于小東的生活負擔減輕了不少,要不真不知道這個不計后果的傻小子會搞出什么來。
  科員張麗麗,女,22歲,未婚,來公司工作不足一年,雖然工作時間短,但她是這個財務室唯一一個有正式會計師職稱證書的人,倒不是說其他人都是二百五,靠關系后門進公司混飯吃的,但張麗麗是千真萬確的正宗名牌大學畢業生,要文憑有文憑,要技術有技術,所以很多重要帳目都要經過她,連王科長有的時候都得聽她的,不聽不行啊,專業人員講出來的東西有很多的確讓干了幾十年的老財務員都感覺有道理。個人方面,張麗麗是個比較單純的人,畢竟工作時間不長,經驗少。有人喜歡把張麗麗和孫蔓紅做比較,一般情況下比較兩個女人的事情肯定是男人干出來的,而男人比較女人的時候還經常把女人與另一件男人喜歡的東西聯系起來,那就是酒,孫蔓紅是紅酒,色澤鮮艷,讓人一看見就喜歡,而且,很容易上癮,但是喝的久了,也許會因為太甜而覺得膩,于是,戒掉也很容易,而張麗麗是黃酒,清澈,沒有華麗的外表,第一口1521104202黃酒喝下去,你也許會感覺沒有味道,可是你如果一直喝,早晚也會醉。
  科員許賓,男,40歲,未婚,也許是財務室里最無足輕重的一個人了,身材瘦弱,豆芽菜似的,總帶著一副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鏡,整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極少說話,而且屬于那種絕對任勞任怨型的,不管誰,只要說一聲:“老許,我有事出去一會,幫我把今天的報表做了吧。”他馬上“恩”一聲拿過來就做,按理說這個老好人應該博得大家的尊敬,可是事實正好相反,大家似乎看準了這個軟柿子,誰逮著都捏一把,這世道,真是好人受欺負,一點都不假,可是許賓呢,似乎對大家的這種勞動剝削一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最多“呵呵”一笑了事,有人認為他至今討不到老婆有很大部分因素是他的脾氣所致,唉,這種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P的蔫脾氣,倒也是財務室一絕。  科員陳恒,男,35歲,未婚,帶眼鏡,不過他的形象和許賓可是天壤之別,陳恒帶的是無框的聚酯眼鏡,一副紳士派頭,有點象某個電影演員,差不多所有成熟男人的優點都可以在他身上體現出來,舉止優雅,性格謙和,也許還得加上“狡猾”二字,沒錯,是狡猾,成熟和狡猾只有一線之隔,陳恒如果真的去演電影,恐怕“高智商型罪犯”這個角色比較適合他。
  就這么7個人,形形色色的7個人,組成了一個小社會。
  財務室的工作一直是很輕閑的,典型的低勞動強度高收入職業,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剩下的時間就是聊天,磨磨牙什么的,還好這個財務室兩女四男,沒有特別雞婆的,也就少了很多不著邊際的話題。
  在優越環境中生存久了的人群,差不多都有種相同的抱怨:單調,缺少刺激。
  但是上帝是仁慈的,你要刺激,他就給你刺激。
  這天早上,一切都和平常一樣,唯獨不一樣的是,財務室多了兩個人,兩個穿深色西裝,表情嚴肅的人。
  王科長滿頭大汗,看樣子是被刺激壞了。
  沉默之后,王科長從椅子上站起來對財務室其余5個人說:“這兩位同志是公司保衛科的,以后的一個月時間里,他們將和我們一起,對公司一年內來往的帳目進行徹底的盤查,包括電腦沒有存檔的,每一筆都要查的清清楚楚!”
  停了一下,王科長臉色陰沉的說:“事情是這樣,公司的帳目出了差錯,大概有800多萬人民幣下落不明,我希望不是有人做假帳挪用了這筆錢,更希望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我們的財務室內。”
  其余的5個人同時“噓”了一聲,又馬上安靜下來。
  王科長繼續說:“不僅是我們,全公司包括分公司大大小小幾十個財務室都一樣,要在保衛科同志的監督下查賬,大家做好加班的準備,小東,去檔案室把今年所有的材料搬過來,我們現在就開始。”
  大家默不做聲的開始自己的工作,每個人都鐵青著臉,每個人心里都很明白,剛才王科長所說的“挪用了這筆錢”其實是很客氣的說法,說白了就是虧空公款,何況是800多萬,足夠吃一顆槍子的滔天大罪。
  人這輩子可以犯很多錯,但是千萬別在錢上面犯錯。
  看來這個刺激的確夠分量。
  如果你有幸見過一家大公司的賬本,你肯定會頭痛半年,現在的6個人就忍著頭痛在浩如煙海的賬本里拼搏。雖然已經進入電子信息時代,但是大部分的帳目,還是以手工記錄為準,一年的賬本,堆起來有一人多高,一眼望去全部是數字,抱怨聲不斷,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馬虎半點,大家瞪大了眼睛看著一筆一筆數字,生怕有一點錯誤,這就是財務室這幾天的現狀。
  然而這種情況沒有維持多久,三天后,查賬忽然結束了,原因很簡單:老李死了,自殺。
  這世界每天有很多人死,老李死的很是時候。
  老李的尸體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了,是打掃員工宿舍的清潔工發現的,尸體一定是在外面橫了一夜,發現的時候,滿地的腦漿已經爬滿綠豆蠅。尸體的正上方就是老李的宿舍,在六樓,窗戶大開著。
  刑警隊忙乎了一上午,初步的結論是自殺,老李自己從宿舍窗戶跳了出來,頭先著地,顱骨粉碎性骨折,死亡時間是前一天的晚上,因為員工宿舍幾乎沒有別的人住,所以尸體一直到第二天才被那個倒霉的清潔工發現。
  在整理老李的遺物時發現,老李幾乎一無所有,除了一本存折,上面的數字是老李一輩子的工資也無法達到的,這讓人想起了公司最近下落不明的800萬,存折上的數字雖然不是公司丟失的所有財產,但是結合起來想,老李自殺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公安局很快作出了結論:老李侵吞公司財物,由于最近公司的查賬行動,他受不了壓力,畏罪自殺了。
  公司方面的態度是十分低調的,動用各種手段,下了最大的力度壓下了這件事,這事既沒有上報紙,也沒有繼續追查剩下的贓款問題,公司內部人員貪污公款,事關公司聲譽問題,每個知情的員工都得到了一份秘密的通告:嚴禁將這件事外泄,否則怎樣怎樣云云。
  800萬可以再賺回來,但是聲譽沒了,想賺回來就很難了。
  王科長聲淚俱下的上交了辭職報告,說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財務室,自己有大部分責任,沒有管理好科員,沒有及時檢查工作等等。但報告很快被打了回來,公司的態度很明確: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這個7人的財務室在經歷了一場浩劫以后只剩下6個人了,看著老李平時坐的現在已經空空的辦公桌椅,每個人心里除了毛毛的,還有一絲感嘆,沒想到老李這樣一個為國家抗過洪搶過險流過血汗的老戰士也會被資本主義腐朽思想所侵蝕,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公司的員工福利相當好,過了幾天,上面又下來個決定,組織財務室這5個人公費旅游,目的是給他們“壓壓驚”。
  壓力大的時候,出去旅游是一個很好的放松辦法,何況是公司出錢,6個人沒怎么考慮就決定參加,的確,經歷了這么大的事情以后,每個人都想暫時離開財務室,到“外面的世界”走走,調節自己,畢竟以后的日子還長,不會調節自己的人,很難在這個充滿壓力的社會中生存。
  目的地是一個尚未完全開發的小島,面積不大,距離海岸線大約15公里,站在小島的沙灘上,可以隱隱約約看見碧藍海水對面的城市。島上已經建好了很多度假屋和各種娛樂設施,可能是由于資金問題,開發忽然擱淺了,這里也就成了大公司組織員工旅游療養的場所,其余的時間,這個島上幾乎一個游人也沒有,名副其實的孤島。
  中午時分,導游駕駛游艇將6個人送上島,孫蔓紅就開始埋怨:“原來是這個破島,我以為會去泰山,華山之類的地方呢。”王科長說:“以公費的標準來說,這里已經很好了。”許賓擦拭著被海水打濕的眼鏡說:“不錯,不錯,很清凈,很適合療養。”孫蔓紅瞟了許賓一眼,對與自己意見不統一的人表示了一下輕蔑,他們不是同一類的人,孫蔓紅是戴慣了花環的人,她需要別人捧,需要人群,讓她置身于一個幾乎沒有人的地方,她會受不了。而與世無爭的許賓,幾乎是一個從來不旅游的人,不懂旅游的意義,所以有機會旅游,即使讓他去人造湖劃船,他也會覺得很興奮。
  還是陳恒出來打圓場,半開玩笑的說了一句:“說不定是最后一次公費旅游了,財務室出來這么大的事,可能公司等我們回去的時候直接讓我們卷鋪蓋回家,看,連行禮都不用收拾了。”
  于是大家哈哈一笑,各自從游艇上背起自己的旅行包,生活用品。
  忽然“鐺”的一聲,一個金屬物品從大家的旅

下頁(1/5)
-288 討厭